电力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力猫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服务器代理商举报裸聊网站站长日入数万

发布时间:2020-03-09 15:29:54 阅读: 来源:电力猫厂家

数十个表演者每天表演十几个小时,同时在线会员达两三百人,注册会员近万人,每日入账十几万元 这家名叫“约会吧”的网站,被服务器代理商阿强(化名)称为目前国内最大的色情视频网站。

阿强曾为“约会吧”做过一段时间的服务器代理,但因涉及色情内容,服务器被相关部门没收。“约会吧”站长李某认为其没有信誉,并宣称要找他“算账”。“搞得我现在都没法做生意了,我要举报他到被抓起来为止。”阿强说。

10月19日,阿强又向记者反映另外5家类似网站“零度娱乐”、“炫动吧”、“星耀娱乐”、“快乐吧”、“午夜星空”。【网站现状】

表演内容不堪入目,会员挥金如土

19日中午12点,“约会吧”数十个“宝贝”(即表演者)在线表演,在线会员则达上百人,而这是网站最清闲的时候。阿强说,网站从每天中午到凌晨两三点不间断表演,晚上8点到12点在线人数最多,现在注册会员近万人。

从网上下载文件,并安装到电脑后,才能登录网站。在网站大厅,有“宝贝”在公共窗口免费表演,主持人不断鼓动会员关注旁边的表演栏。在表演栏里,数十位“宝贝”在自己的房间等待会员的进入,根据表演内容的不同,会员进入房间时需交纳数额不等的虚拟币,虚拟币的数量分别被命名为“别墅”“汽车”等等,一般表演时间为10至30分钟。

“宝贝”看到房间内的会员人数足够后,就会开始表演,其大多穿透明装或裸露,做出令人不堪入目的动作,同时不断和观看会员实时交流,以证明是真人表演。阿强用文字的方式,让一“宝贝”打出V手势,对方看到后果然照办。其后,宝贝一边表演一边不时向前询问会员需要什么表演。

根据会员交纳的金额,会员分为VIP、普通以及游客等不同级别,收到的服务自然也不同。阿强说,他观察这些网站半年多,发现很多会员挥金如土,一晚上有人消费能达上万元。而这些会员会受到不同的对待,常见的就是“走私”(意为一对一服务),一次收费数百甚至上千元。

【利润惊人】

站长每天入账上万,兼职“宝贝”月入万余元

据阿强分析,“约会吧”巨额入账的分成需要一套紧密的结构。站长作为网站拥有者,分成比例最高,每天入账上万元。站长下面则有前台(网站日常管理)、总代理(负责招收初级代理和表演者)、技术人员、表演者。

在网站运营前期,因缺少会员,他们会在各大视频网站发布消息,招收代理和会员,甚至会免费发放账号吸引网民的关注。而“约会吧”这种较成熟的网站,则需熟人介绍才能取得账号,庞大又固定的会员团体已经足够它消化吸收。

表演者和初级代理则分布国内各地,形式较为自由,全职或兼职均可。初级代理从站长那里购得账号,再加价卖给会员,会员们则通过网上银行或支付宝付款购买金币。“代理买来一个账号需要三五十元,再倒手卖出去就要翻番。”阿强说。会员为账号充值的虚拟币价格昂贵,10万金币需30元,通常看一个表演需要数十万甚至上百万金币。

表演者通过收入的虚拟币,向站长兑换人民币,一次表演的虚拟币至少兑换三四百元。站长、表演者及网站代理共用一个QQ群,用来发布日常消息及工钱支付。阿强曾与一位“宝贝”相熟,该“宝贝”虽只是兼职表演,但每月收入也上万元。“她们认为这个安全,来钱快,想不做就关掉电脑拍屁股走人。”阿强说。

【不抵诱惑】

曾为网站做服务器代理,被查收后遭威胁

阿强说,“约会吧”站长李某和“零度娱乐”站长李某是亲兄弟,两人之前曾在名为“加勒比海盗”的色情视频网站做代理。2008年,“加勒比海盗”被有关部门打击关闭以后,二人分别被判刑1年和9个月。2009年,两人出狱后不思悔改,组织开设了“约会吧”,当该网站发展到足够会员时,便拒绝新会员加入,同时开设了“零度娱乐”,继续开始了新一轮的会员及宝贝招募。

2011年初,“约会吧”李某通过网络联系到阿强,想出资用他的服务器做网站技术支持。李某开出的条件是每台服务器每月两三千元,共需13台。阿强称,他当初并不知道李某经营的是色情网站,他了解到后很犹豫,更不知道二人曾经蹲过监狱。后来他知道了实情,但在巨额利润的诱惑下,阿强同意了。谁知不到一个月,服务器便被警方查收了。而李某则认为是阿强不守信誉,并将阿强的身份证信息在网上四散发布,使得阿强无法再在这一行干下去。此后,阿强又遭到李某多次威胁。

虽相关部门查处较严,但服务器更换比较方便,关停网站一两天之后就能恢复。“这些网站会员越来越多,我听说了很多人因沉迷于此而妻离子散,我感到深恶痛绝,一定要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阿强说。

【幡然悔悟】

类似网站屡禁不止,他搜集证据举报

这6家网站的站长都曾在色情视频网站做过代理,在网站被取缔后,这些人经不住利益诱惑,纷纷另起炉灶。阿强说,他经常关注类似网站,发现网站的复制模式简单,成本不高,但回报快且高,所以屡禁不止。

淫秽表演即演即消,并不在网络上一直保存,“宝贝”表演结束后,淫秽表演的内容便无法从网上查出。此外,网站的站长、代理都是化名,如果网站关闭后人员隐匿,很难再找到他们。阿强深谙此事,他不仅保存了大量视频,还有与“约会吧”站长李某的聊天记录,以及网站各个管理者的详细信息,目前“约会吧”使用的服务器就在江苏镇江。

阿强曾去过江苏当地派出所报案,民警调查后将服务器没收,但并没有去抓网站经营者,“这些人都是跨省作案,取证抓捕难度很大。”阿强说,只有将网站的经营者们抓住,才能起到扼杀这些网站发展的作用。

(本文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杀菌灭藻剂厂家

深圳石岩搬厂

9cr18mo

游戏卡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