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力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迷狸鬼故事之丢手绢[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11:47 阅读: 来源:电力猫厂家

“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滴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

王平是一个公务员,整天繁忙的工作压的他喘不过气来甚至连家里的大小事务都无法顾及。这不,因为过度劳累,他大病一场,病好后他琢磨着不论如何都要休息休息。于是,他打算带领妻子和七岁的儿子去了一个小村庄旅游。乒乒乓乓收拾好了所有东西,他们一家三口便匆匆忙忙踏上了火车。

火车到站的那天下着瓢泼大雨,那个车站是一种非常老旧的车站,那里一个人也没有。他们一家三口在站台上躲雨。这时候走过来一个穿着鹅黄色衣服的小女孩,背对着他们在破旧的站台上站着,她只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突然,那个小女孩抱着脑袋蹲了下去,嘴里不知在念叨着什么。王平按耐不住好奇的心理,把儿子交给妻子,便缓步走了过去。

“小妹妹,小妹妹,你怎么了??怎么在这里?你爸爸妈妈呢?”王平问到。可是,那个小女孩好像没听到一样,依旧在那自顾自的念叨什么。王平蹲下身子,摇了摇小女孩的肩膀:“小妹妹,你怎么了?”小女孩缓缓转过了身体,她的长发盖住了脸颊,王平却听到了她念叨的。她唱的是一首童谣,一首每个人小时候都会唱的童谣,丢手绢。

“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滴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小女孩用十分阴森的声调,唱着这首童谣,一遍又一遍。王平开始有些害怕了,他咽咽口水,克制住自己的恐惧,双手搭在小女孩的肩膀上:“小妹妹,你怎么了?你的爸爸妈妈呢?”“爸爸,妈妈他们,他们”小女孩停止唱童谣,有些哽咽的说“他们,他们……”小女孩一边抽泣着,一边用双手扒开遮住脸颊的长发:“叔叔,爸爸妈妈他们……”“啊!!”王平惨叫一声,退来了好几步。因为,他分明看见,小女孩的眼睛,只有白茫茫的一片,看不见一点正常人应有的黑色瞳孔。“原来叔叔你也讨厌我,我要走了,叔叔再见,对不起吓到叔叔了。”小女孩缓缓转过身,又缓缓的离开了站台,好像从来没有出现一般。

王平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妻子听到叫声立刻赶了过来。看他坐地上一脸心疼:“老公你怎么坐地上了,快起来,地上凉。”妻子的关怀让王平回过神来,也许最近压力太大导致幻觉了,对,就是这样。王平一边安慰自己,一边从地上站起来:“没,没怎么,滑了一下,放心吧,我没事我们快去找一个旅店吧。”他没有告诉妻子他看到的,他也不确定到底是幻觉,还是……

他们一家三口出了站台,不远处就有一个旅店正在开业。可是当他们走了进去,王平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总感觉有种阴森森的,他打了一个寒颤,诺大的旅店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一个老太太在柜台前,满脸的皱纹似乎再也无法抚平,一双如枯柴一般的手颤颤巍巍数着一把毛票。王平走过去,站在柜台前,客客气气递上一张钞票:“大娘您好,我们是来旅游的,能在您这里住一晚吗?”“可以,你先把钱放在这里,从这里上去,拐过弯右手第一间”老大娘沙哑的声音响起来,她却并没有抬头的意思:“这是钥匙,记住了,晚上不许出门,无论你听到什么或看到什么都不许出门,还有,千万切记不可以在屋子里唱童谣。千万切记”说完老大娘干枯的手递过一把钥匙。

王平就纳闷了,不许出屋子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不许唱童谣呢?他刚要问,却是看见妻子带着孩子已经上了楼梯。他赶忙追了上去。和妻子一起打开房门,一股新鲜的霉味立刻散了出来。妻子把行李靠在墙角,开始抱怨:“这是什么破烂地方啊,臭死了,真是的。”妻子一边抱怨一边把手按在儿子的脖子上。听到妻子的抱怨,王平皱皱眉头,什么也没说,自顾自收拾好床铺,就躺上去了,火车站发生的一幕还在他的脑海中徘徊,他有些害怕了,他开始后悔来到这个小山村游玩了。

“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滴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一个稚嫩的声音传入王平的耳朵,王平睁开双眼,立刻坐了起来。他看见,啊!!!他看见妻子,儿子在和一个小女孩玩丢手绢,那个女孩,分明就是今天在车站见到的小女孩!她的双眼没有黑色的瞳孔!正和妻儿玩的开心呢!

“不要!不要在玩了!”王平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原来是一个梦,王平甩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下了床。“爸爸,爸爸,我们来玩丢手绢好不好?”儿子跑过来,摇着他的腿,眼睛里充满了深深的哀求。“好儿子,爸爸有点累了,等我们回家了再玩好吗?”王平想起了老婆婆的话,他不敢不遵守。可是妻子又有点不满:“孩子要玩你就陪他玩么,难得你有时间。”“这,好吧”他无奈的摇摇头,暗自希望老婆婆只是吓唬人吧。

于是,一家三口开始在房间里玩丢手绢。欢乐开始蔓延,一丝温馨开始在房间里荡漾。王平见没什么事也就放下心来,他有点觉得对不起儿子,自己忙没时间陪陪儿子。想到这里他更觉得愧疚了,和儿子玩的愈发起劲了……

半夜,王平起床上卫生间,这个旅店卫生间很小,就一个马桶一面镜子,再加一个水龙头。灯也不怎么好用。王平蹲下去,把玩着手机,一边上厕所。突然一个白色的影子从他的眼角飘了过去。他眼角跳了跳,一阵莫名的恐慌开始蔓延,他壮着胆子问了一句什么人,回答他的,只有后脑勺一阵疼痛……

>>

不知过了多久,王平突然发现自己在旅店走廊里,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个小女孩,背对着他。他总觉得那个背影有些熟悉,对!白天车站的那个小女孩!他惊恐的发出尖叫,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音。似乎动动手指头都是一种奢侈。那个小女孩慢慢的转过身。“不!不要!不要过来!”他骇然,拼尽全力想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是,可是不论他怎么努力,身体就是动不了,仿佛那已经不是自己的身体了一般。

那个小女孩已经转了过来,漆黑的长发遮住脸颊。她慢慢的,慢慢的走向王平,王平的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那个小女孩已经走到叻王平身前,用十分哀怨的语气,缓缓的开口了:“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滴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还是那首童谣,还是那哀怨的声音。王平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他十分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听老婆婆的话,那么,儿子!!他不敢在想下去,拼命的扭动身子,可是那是徒劳的。

“囡囡啊,你就别吓他们了,这么多年来你吓死的人还不够吗?”老婆婆的声音出现了,王平一惊,惊奇的发现自己可以动了。他赶紧站起来,跑到老婆婆的身边。那个叫囡囡的小女孩似乎有点胆怯的看着那个老婆婆。“囡囡是我的孙女,三岁那一年她死在了一场火灾里,他的爸妈生前待她很不好,因为她和常人不一样,她没有黑色的瞳孔,所以她的爸爸妈妈不喜欢她,觉得她是个灾星,所以经常有气了就撒向她,最后她死在她父母手中,她死了以后就化作怨灵,不能投胎了。”

听了老婆婆的话,王平顿时明白了几分,谁知道那个“小女孩”幽幽的开口了:“我在你们家小孩身上看到了怨气,你们,对他很不好,你们,该死!”说到最后小女孩竟然有些狰狞。王平顿时纳闷了,自己儿子有怨气怎么他看不出来呢。也许是看出了王平心中的疑惑,小女孩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但是周围的场景忽然变了,王平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眼前看到的,是妻子将儿子绑在茶几上,皮鞭一下一下又一下抽打在儿子屁股上,儿子撕心裂肺的喊叫一下又一下刺激着王平的心,他愤怒了,冲过去想阻止妻子的暴行。可是他刚一碰儿子却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穿过了他们的身体。“别想着阻止了,这是过去的事情,你看到的不过是幻影罢了。” 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王平身边:“你的儿子经常被他妈妈狠心抽打,你怎么做父亲的?”小女孩质问他。“这,这,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快救救我儿子,我求你了!!”王平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抱着脑袋蹲下去了,眼泪滴滴答答淌在地上。“你,不负责任,你该死!!”场景又变回了那个旅店,小女孩却不在那么狰狞。

“王平??你去哪里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妻子突然出现了:“你在干什么?”“滚!老子不想见到你!!”“你,你在说什么胡话啊?”妻子一脸茫然。“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打我儿子?啊!!说啊!!”王平已经彻底愤怒了,“你说我一天出去工作你对儿子做了什么?啊!!”“我,我没做什么啊,你怎么了?”妻子眼神有点慌乱。“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要不然我们就离婚!!老子不和你过了!”“不过就不过你吓唬谁啊,切!”妻子也有点怒气了。“你们别吵了,安静点好不好?”那个老妇人叹了口气顺道。“你们别吵了,阿姨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待弟弟啊,他好可怜呢。”囡囡也是一改恐怖的面容,对着王平的妻子开口。“你又是哪来的小东西啊,老娘的事情你也管,活腻了吧?”妻子很不耐烦,“王平我告诉你,我就喜欢打他,怎么了?迟早有一天连你也不放过。”王平听到这话,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就要喷出来了,却被他生生咽下去。“爸爸妈妈,你们别吵了好不好?”儿子揉着眼睛走出来。王平一见儿子立马冲过去,掀起儿子的衣服。天啊!!儿子后背上全是伤痕,烫伤,鞭子抽的,甚至还有针眼。王平怒吼一声:“你还是不是人啊,这么残忍,他是你儿子啊!”“那又怎么样,我想收拾还不照样收拾,我就看他不顺眼怎么了?你平时有回家几天的?啊?”妻子盛气凌人。“……”王平脸色变了变。“既然这样,那你们都你去死吧,这样小弟弟就不会在受伤了,哈哈哈……”不知什么时候,小女孩没有了之前怯懦的样子,带着幽怨的语调开口了。“囡囡不要!”老婆婆来不及阻止,小女孩就用手撩起了自己的头发慢慢的走向王平夫妇……

“啊!!!!”撕心裂肺的吼叫弥漫在潮湿的夜色里。王平夫妻因为恐惧瞪大了双眼,那个叫囡囡的小女孩慢慢的走向他们,眼睛里流出了一滴又一滴的鲜血,染红了稚嫩的脸庞,又染红了鹅黄色的衣服,像梅花一样,在鹅黄色的衣服上盛开……

“姐姐,姐姐,我知道你是好人,不要伤害我的爸爸妈妈好不好,”儿子哭叫着扯囡囡的衣服,“我知道妈妈每次打我都是我犯了错误。”儿子一脸的眼泪,不停摇动着着囡囡的衣角。而囡囡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面向王平和妻子:“你们,都该死!”王平的妻子开始感到害怕了,她没想到会有这么个恶灵缠上她,她的语气软下来甚至带着哭腔:“我,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会打儿子了,求求你,求求……”妻子开始语无伦次,跪在地上疯了一样的磕头,脑门都磕破了,鲜血淋漓,染红了地面。王平虽然也惊骇不已,但是毕竟愤怒占据了理智,他也就不怎么害怕了,因为愤怒他的嘴角抽搐着,牙齿咬的紧紧的,好半天才蹦出一句话:“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说完他便抱起儿子,没有理会囡囡,自顾自走出旅社,跨进了漫天的大雨中。身后传来妻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只是他好像没有听见一般,只是向前走去,进入火车站,迈上了回家的火车。滂沱的大雨中,一首童谣回荡在空气中,伴随着火车的轰鸣,经久不散:“丢手绢,丢手绢,轻轻地放在小朋友滴后面,大家不要告诉他,快点快点抓住他,快点快点抓,住,他。”……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