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力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国内首例照明CDM模式能否复制五金产品

发布时间:2020-10-18 20:10:12 阅读: 来源:电力猫厂家

江苏省副省长徐鸣没想到,用高质量节能灯去换村民的白炽灯,比预想的要困难得多。

“甚至有谣言传出,‘灯里有宝贝,政府要换走’,于是,有些村民把家里的白炽灯藏起来。”徐鸣回忆。

换灯故事,发生在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

为什么要换灯因为,白炽灯置换为节能灯后,可以产生相应的二氧化碳减排量。2010年4月,涟水县开始开展白炽灯置换节能灯活动。

不过,节能灯从哪里来

100万只CFL(Compact Fluroscent Lamps)节能灯由TCP强凌公司提供,置换完成后,由此产生的减排量归TCP强凌公司。

“节能灯归你,减排量归我。”TCP强凌公司的思路在于此。

2010年9月24日,强凌节能灯换灯项目在联合国成功完成CDM项目注册,这是中国首个在联合国注册的照明行业CDM项目。100万只节能灯的使用,7年内将相应产生23万吨二氧化碳减排量指标。

这批碳减排量指标被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看中,2011年4月6日,KfW与TCP强凌公司签署了碳减排量指标购买合同。

接下来,TCP强凌公司将继续开发“江苏省节能灯发放规划类清洁发展机制(PCDM)项目”,节能灯发放规模将达5000万只。

“节能减排指标是我们工作中,最重要、最艰难的一个指标,普及节能灯是一项重要措施,TCP强凌公司很好地把节能灯与碳减排项目进行了结合。”徐鸣评价说。

2-3年后收回1000万投入

“项目实施过程中,最难点在发灯上,现在外面骗子很多,老百姓都比较有戒备心理,你跑到老百姓家里说,‘我送你4个灯’,哪个老百姓睬你啊,一脚就蹬出来。”镇江强凌节能光源有限公司董事长严兆陵对本报记者表示。

因此,一定需要有地方政府的配合,是自上而下推动的过程。

事实上,TCP强凌节能灯换灯项目得以成功完成,国家发改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巡视员高广生是一个关键人物。

追溯到4年前,高广生到美国加州开环境保护会议,TCP强凌全球董事长Ellis Yan也参加了那个会议。

高广生帮助TCP强凌公司作了相关引荐,比如,节能灯发放CDM项目的开发商中创碳投正是由高广生引荐给TCP强凌公司的。

“发放节能灯CDM项目促进可持续发展,改善贫困农村家庭生活,联合国层面非常支持这种项目。只要有碳市场,哪怕其他项目做不了,这种项目也一定是整个碳市场的明珠。”中信证券碳投资与碳市场首席科学家、中创碳投总经理唐人虎非常看好该类项目。

其实,发放节能灯CDM项目对政府、厂家、村民三方都是有利的:在TCP强凌100万只节能灯发放CDM项目中,涟水县实现了节能减排、TCP强凌公司得到23万吨二氧化碳减排量指标、村民每年总共节省电费2500万元。

KfW非常看重这个项目,“KfW作为一家促进性银行,更喜欢参与一些有示范性的项目。”KfW碳基金中国代表翟国梁说。

翟国梁透露,KfW购买该项目碳减排量指标,提供了比较优厚的商业条件,价格超过每吨超过10欧元,另外,在购买结构方面,除了购买2012年年底之前的碳减排量,也购买了2012年底之后的。

然而,这种“碳市场的明珠”项目,TCP强凌公司最初开始做的时候,抱着“如果不成功,相当于做公益”的想法。

“一只CFL节能灯的价格为8块人民币,发灯的成本算下来为3块人民币,也就是说,一只节能灯的总成本大概10块人民币。发放100万只节能灯,TCP强凌公司的初期投资为1000万人民币。”严兆陵计算着。

而且,TCP强凌公司做的是单边CDM项目,即没有碳买家的情况下就开发CDM项目。

“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做不成,(没有买家),这1000万就当做公益事业,送给老百姓。有了KfW购买碳减排量指标后,项目才可以在2-3年内收回初期投资。”严兆陵说。

“这种小规模项目,实施起来技术上是很难的,100万只节能灯,涉及到22万户家庭,有一系列数据体系、管理体系的建设。”唐人虎说。

不过,联合国层面非常支持这类项目,据了解,该项目在注册过程中基本一路绿灯,时间上总共只花了9-10个月,一次性就获得注册。

2年收回1000万投入 国内首例照明CDM模式能否复制

但挑战还在后面,“核查是很困难的,每个老百姓的灯都要在哪里,不能遗失,所以一直要有地方政府的支持,现在还不知道维护项目的成本将是多少。我之前低估了发灯的成本,可能也会低估维护的成本。”严兆陵有些忐忑。

照明CDM条件

节能灯发放商业模式得以须满足的条件是:碳金融与政府的支持。

“由于有碳金融的支持,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做单边CDM项目,我们企业可以花1000万做公益,但是,到发放5000万只节能灯的时候,初期投资将达到5亿人民币,我们就没这个能力了。”严兆陵说。

“这类项目和其他CDM项目有不同之处,比如可再生能源CDM项目,除了碳收益外,还有发电收益,而单独看这个发放节能灯CDM项目,几乎完全依赖于碳的收益,而且前期投入非常大,如果没有后期碳收益的支持,这类项目是不可持续的。”翟国梁分析称。

事实上,KfW方面表示出了更早介入的兴趣。

“目前为止,针对这个项目,我们碳金融的介入期靠后,要等碳指标从EB签发出来,我们收到碳指标后进行付款。而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希望未来合作不仅局限在购买碳资产方面,也希望给业主提供更灵活的金融支持,因为我们有很好的合作基础,具体合作模式还在探讨之中。”翟国梁说。

毕竟,要让CDM项目业主能看到,未来这类项目可以盈利,至少可以保持微利状态,业主才能有信心做下去。

目前,业内对PCDM项目的成功注册持相对乐观判断,“联合国层面,对这种类型小规模项目非常支持,而且到PCDM项目,是专门单独排队的。对于该PCDM项目,有信心在6—7个月内注册成功,这在中国应该是最快的速度。”唐人虎说。

另外,项目如果继续大规模做下去,甚至会催生一个相关服务产业,“灯的发放、数据管理等,都需要相关服务人员。”唐人虎预期。

至于政府的支持,更是这种商业模式能够得以的关键。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是,之前之所以选择在淮安市涟水县发放100万只节能灯,一方面是要寻找白炽灯比较多的农村,另一方面是由于镇江市与淮安市的紧密联系。

淮安市委书记刘永忠,之前是镇江的市委副书记;淮安市涟水县委书记李卫平,之前是镇江市润州区区委书记。镇江强凌节能光源有限公司,正是坐落于润州区。

在整个江苏省发放节能灯,地方政府是否能够很好的配合,则有不确定性。

二手锯末烘干机

电路板抄板

新疆股票配资

青岛印刷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