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力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标准国际化之路系列报道纵横四海

发布时间:2020-02-21 20:53:23 阅读: 来源:电力猫厂家

纵横四海

——中国标准国际化之路系列报道之二

□本报记者徐建华/文

10月19日,在重庆结束的国际电信联盟(ITU)会议上,传来了令国人振奋的好消息——去年成为ITU两大4G(第四代移动通信)候选标准之一的中国标准TD-LTE-Advanced技术方案,正式通过专家审议,成为ITU确定的4G标准,最终结果将在2012年揭晓。

这样的喜讯,近期在我国有很多:由我国信息设备资源共享协同服务(IGRS,简称闪联)标准工作组制定的第三个国际标准即将发布,我国数字音视频编解码技术标准工作组(AVS工作组)提交的新一代音视频标准成为国际标准候选……

一系列佳绩的背后,是近10年来一种新的冲击国际标准模式——联盟标准的不断成熟,它们正成为中国标准国际化之路上的一股新势力。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当5个欧洲国家突然表示,他们不再支持闪联标准成为国际标准时,闪联标准工作组组长孙育宁博士的心情变得更加紧张了。

令人措手不及的是,这5个国家是在ISO/IEC(国际标准化组织/国际电工委员会)的最终委员会草案(FCD)投票前一天,态度突然发生180度大转变的,几乎没有留下任何争取更多投票的时间。

虽然对于这些国家“冠冕堂皇”的反对理由——对中国的标准提案不满意,孙育宁都感到不解,因为这些“不满”的部分,闪联在半年前就已经做出了修改,但他心里非常明白,对方的态度异常坚决,看来这次投票结果有点悬!

身处异国他乡,孙育宁心绪难平:难道闪联这次真的会“出师未捷身先死”?难道中国人做国际标准就那么难?伴随着一连串的问号,闪联冲击国际标准的艰难历程开始一一在他脑海里浮现。

2003年7月17日,由联想集团、TCL集团企业发起、7家单位共同参与的闪联正式成立,孙育宁成为这个新生事物的掌门人。对于第一个由企业自发成立的标准化组织,闪联的出现引起了当时不小的轰动、关注和质疑。但最终,政府的大力支持让孙育宁和新生的闪联坚定了自己走一条标准化新路的信念。

这是因为,闪联是一个致力于3C(电脑、通信、消费电子)协同的组织,它们的产品涵盖了通信、家电等多个行业、产业,闪联的工作,就是要实现这些不同产品之间的互联互通。通过标准提升产业竞争力和走出去的愿景,让这些不同行业的企业走到了一起,横跨众多产业的特点,也让闪联一开始就发现,闪联标准很难做成本地标准,国际化从闪联诞生那一刻就注入了它的血液。

虽然天生就具有国际化的特征,但闪联在标准国际化方面,却还处于摸索阶段。于是,带着“自己到底行不行”的疑问,从2004年开始,闪联由学习起步,走上了自己的国际化征程。

2005年和2006年,先后成为行业标准和国家标准之后,不仅让闪联的标准体系更加完善和成熟,也让孙育宁做国际标准的信心倍增。2006年,闪联向ISO/IEC提交了自己的第一份国际标准提案。

这份首个来自中国的国际标准提案,从一开始就遭到了某些国际知名企业和组织的抵抗,他们更希望将中国纳入他们的体系之中。

不过依靠着对产业的预判和扎实的工作,闪联一路过关斩将,在2007年11月顺利地来到了最为关键的FCD阶段。对于FCD投票的结果,反对者之前已经放话,闪联肯定不会通过。5个欧洲国家态度的突然转变,似乎也在预示着闪联前途未卜。

一夜无眠。第二天的投票结果果然让之前的担心变成了现实。在收到ISO的通知之后,孙育宁对于ISO提供的未能通过的原因仔细地琢磨了起来。

这一琢磨,却带来了一个新的发现和闪联的一次重大转折。

原来按照FCD的规则,赞成票必须大于66%、反对票必须小于等于25%、中间是弃权票,一个提案才会获得通过。在ISO的通知里,孙育宁一次又一次地数了票数后发现,此次的投票结果正好与这个规则吻合。就这样,闪联渉险通过了ISO/IEC的FCD投票。

事后孙育宁才知道,出现这个疏漏是因为ISO/SC25的秘书将票数计算错了。同时,尽管有5个欧洲国家投了反对票,但很多被看成“硬骨头”的国家,如美国、英国等,却投了赞成票。

初战告捷,闪联开始总结经验,加强了与一些关键国家代表的沟通。终于,在2008年7月28日ISO/IEC的最后一轮形式投票中,闪联以26个投票国家25个赞成1个弃权高达96%的投票支持率,成为全球3C设备协同领域首个国际标准,也是中国在3C领域的首个国际标准。

2010年3月15日,ISO/IEC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闪联基础协议标准和文件交互框架标准两项文本文件。至此,任何国家、组织、公司甚至个人,都可以通过ISO/IEC获取并使用闪联标准,进行3C设备协同互联及相关应用的开发,标志着中国标准占领3C协同互联领域制高点。

回首来时路,孙育宁感慨万千:“中国人做国际标准,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因为它涉及技术、产业、资金、资源、政策等多个方面,这首先就需要各方面的支持,尤其是政府的支持,闪联能成为国际标准,与政府的大力支持密不可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尽管困难重重,但中国又必须做国际标准,因为标准是一个规划和分割市场的过程,不参与这个竞争,就只能永远处于产业的末端,地位很难改变。”

孙育宁觉得,联盟的形式是闪联冲击国际标准的重要法宝,它能够承担一个企业无法完成的国际标准制定任务,它还能很好地帮助标准实现产业化。对于闪联未来的发展,他觉得最大的挑战首先还是产业化,产业化不仅是标准的生命力所在,更是一条艰辛而又漫长的道路。

产业化的生命力

10月6日,国庆长假还未结束,AVS工作组秘书长黄铁军就踏上了飞往广州的航班。

黄铁军此行,是为了参加10月7日开始举行的第94次MPEG国际会议和第53次JPEG国际会议。MPEG是ISO/IEC“运动图像专家组”的缩写,其任务是制定面向数字电视和网络视频等领域音频与视频技术标准。JPEG则是“联合图像专家组”的缩写,其任务是致力于建立静态数字图像的压缩国际标准。

这两个方面,正是AVS进军国际标准的主攻方向。

作为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音视频标准体系,AVS工作组从2002年6月21日诞生起,就担负着一项神圣的使命,在国民经济第一大产业的数字音视频领域,发出中国人自己的声音,毕竟DVD产业发展的沉痛教训和MP3、MP4标准的话语权不强,给我国相关音视频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反面教材。

在2006年2月成为国家标准之后,AVS随后就迎来了冲击国际标准的机会。

2006年4月4日,国际电联开始IPTV(交互式网络电视)的标准化制定工作,并成立了“网络电视重点小组”,以协调和推动全球IPTV标准的起草和制定。得到这一消息后,黄铁军的工作更加忙碌了,因为他知道,音视频编解码标准是IPTV技术标准中竞争最为激烈、最重要的标准之一。

AVS高清解码芯片、编码器、机顶盒等关键产品的开发生产已经掀起热潮;基于AVS的IPTV、数字电视、手机电视等应用系统正在或行将试验。

黄铁军也清醒地认识到,与国际竞争对手相比,AVS标准在产业化进程上的差距清晰可见,而国际化是产业化的加速器,AVS要与国际上的标准竞争,势必走上国际化的道路。至此,促进产业发展和进军国际领域成为摆在AVS面前亟须解决的问题。

为了在世界标准竞争中抢占有利位置,AVS工作组决定兵分两路,成立FG-IPTV特别工作小组和MPEG-C提案工作小组两个特别工作小组。一是参与国际电联的IPTV标准制定,使AVS进入ITUIPTV标准;二是参与ISO和IEC共同推动新一代视频标准MPEG-C。

2009年7月,凭借性能先进、价格合理的优势,AVS正式成为新一代音视频事实国际标准!“AVS成为国际标准,一方面充分说明了AVS本身的发展已经得到了全世界的广泛认可,中国的标准已经具备了和世界其他音视频标准共同竞争的实力,必将进一步促进AVS在国内相关行业的应用。”黄铁军说,“另一方面,也表明我们当初坚持开放做标准的思路是正确的。中国标准应该是开放的,这对于大规模产业化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原来从标准制定之初,AVS就一直注重标准的产业化问题。为此,2005年5月25日,AVS产业联盟在京宣布成立,目的就是为了加速AVS的产业化进程。

现在,作为数字音视频产业“牵一发动全身”的基础性标准,AVS不仅已经完成了第一代标准的“大满贯”,更已经启动了第二代标准的制定和国际互之路。

更重要的是,AVS已经形成从上游芯片到终端接收设备的完整产业链,为我国构建“技术→专利→标准→芯片与软件→整机与系统制造→数字媒体运营与文化产业”的产业链条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

“自成立以来,按照工作组制定标准,产业联盟来做市场性的工作,推动标准产业化,分工明确,有利于标准的产业化的工作。但产业化和标准制定不能脱节,必须要相互协调好,并且及时由产业界反馈意见到工作组,如果这块工作做不好,反而会拖累产业化工作。”AVS产业联盟行业主管汪邦虎说。

合纵连横的智慧

有人说,产业化程度不仅决定着一个标准的生命力,更决定着一个标准的竞争力。“只有争取到消费者、占领了市场、得到了广泛普及和应用,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标准。”孙育宁说。

除闪联工作组组长之外,孙育宁还有一个身份是闪联信息技术工程中心有限公司总裁,这家由闪联标准工作组的核心成员联合出资成立于2006年3月的企业,是国内第一家由企业自主出资,以推动闪联标准产业化为核心目标的公司化法人实体,是中国企业群体创新的成果,具有积极的示范意义。

“由闪联协会来制定标准,由企业这个实体来进行产业化推动,闪联的这种模式非常符合国际惯例。”在完成将闪联商标注册等一系列创新之举后,孙育宁解释说,这种模式在国外已经非常常见。

作为这一模式第一个“吃螃蟹者”,产业联盟的成立对于我国自主创新国际标准的典范——TD-SCDMA(简称TD)的生死存亡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在政府部门的支持下,2002年10月30日,由大唐、普天等8家企业作为发起单位,成立了中国TD产业联盟。

为解决产业联盟成立后最棘手的专利转让问题。2003年底至2004年初,TD研发产业化专项由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等联合立项,在7.08亿元资金中,专门规划了技术转让的费用,避免联盟分崩离析。

“由于移动通信产业链及产业规模巨大,少数几个大企业无法承担建设和推动TD产业链整体发展的重任。只有整个产业界的合力,方能实现整个TD市场推动,TD产业联盟能很好地完成这一使命。”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说,在成功推动TD在3G时代发展的同时,联盟还要在融合背景下推动TD产业向4G(TD-LTE)的创新与发展。

内“合纵”,用联盟连接产业上下游;外“连横”,通过标准参与国际竞争。现在,类似这种工作组和联盟相结合的模式,正被越来越多的国内标准制定者采纳。“工作组、联盟这种形式出现,大家有共同的核心利益,能够更加抱紧团,共同克服技术上的难关,共同推动产业化,而不是单打独斗。”汪邦虎说。

广州轿车托运列表

汽车托运要多少钱

东莞轿车托运列表

轿车托运怎么收费

深圳轿车托运列表

私家车托运

杭州能托运汽车到广州吗

托运轿车一定要签合同吗

私家车托运

福州轿车托运列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