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猫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力猫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加刘作虎讲风口讲生态不如来聊聊技术

发布时间:2020-02-03 07:01:11 阅读: 来源:电力猫厂家

一加手机在国内不算牛,但在海外市场销量还是不错的。刘作虎曾在步步高、OPPO担任技术方面的工作,一加亦算是以技术起家,在国内一众做手机的跨界咔中,还是比较特殊的,他对技术的执着,有点类似于早期魅族黄章的“工匠精神”。

1998年,刘作虎从浙江大学毕业,来到东莞长安镇,加入步步高。他用第一个月工资买了个BP机,第一个项目做完,老板发了一个3000元的红包,他马上跑到深圳买了一台手机。

那个年代,东莞的打车费用已经很贵了。

他们几个年轻人,去长安镇吃饭,一上车就是20元,来回两部车,光车费就要80元。“也没做什么事,就不知道钱到哪里去了,但我从来不担心,如果连自己都养不活,还工作个什么劲?”他说。

就是这么一个随性的人,创立了一个名叫“一加”的手机品牌,以“不将就”作为口号。

2014年5月,一加1上市,这款手机卖了一年多时间,直到2015年7月,发布一加2。

一加1累计出货量超过了150万台

相比其他手机厂商,这并非多么惊人的数字,但需要指出的是,这款手机海外销量超过六成,覆盖美国、印度及欧盟等36个国家和地区。

一加科技自2013年12月17日成立以来,10个月就实现了赢利。

目前团队规模近900人,成员来自19个国家。2014年,一加科技营业收入超过20亿元,一加2的销售目标为300万到500万台。

完全走线上渠道,在海外拥有大量粉丝,说一加手机是一个国际化的手机品牌,并不为过。

在海外,购买一加手机需要邀请码。刘作虎到硅谷,发现很多大互联网公司的员工,都知道一加手机,听说他是一加公司的,纷纷找他要邀请码。这让他感到非常诧异。

印度市场的热销完全在意料之外

一加1发布以后,首先在欧美销售,然后发现有成千上万台手机从美国卖到了印度。

论坛上,也有不少印度网友问,一加手机什么时候来印度开售。

2014年12月,一加在印度开了一个小型的产品发布会。

刘作虎想先发5000台手机试一下水,印度亚马逊网站建议发两万台。没想到,二十多万用户争抢这两万台手机,只好赶紧补货。

在印度,一加手机是高端机中销量仅次于苹果的手机品牌(印度智能手机市场,售价人民币1500元以上的手机算是高端机,一加1售价人民币2300元)。

当年Gmail诞生,拥有注册邀请码成为某种身份的象征,给刘作虎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当时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一个Gmail邀请码,倍感兴奋。

硬件产品在生产端需要沉淀大量资金,稍不留神,一家创业公司就可能灰飞烟灭。

采用邀请制购买,可以提前预估潜在销量

购买一加手机的用户,还能额外获得一个邀请码,可以转赠他人。

这是完全体现口碑实力的营销方式,因为只有消费者自己觉得产品好,才会向身边的朋友推荐购买。

反过来说,如果产品不好,采用邀请制购买,就是一个笑话。

刘作虎开始创业时,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已经是一个充分竞争市场。

企业家们多多少少有些焦虑,不服跑个分,发布会上挤兑一下友商,都是标准动作了。

可他从不主动攻击竞争对手。

他更愿意关注屏幕的通透性,还有握持的手感,用他的话说,就是“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明知竞争激烈,为什么还要做手机?”这个问题被问得多了,他常常反问:“如果让你自己掏钱买一台手机,你买哪个品牌?”

大多数人的答案还是:“苹果。”

“找不到比苹果更好的安卓机,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即使今天竞争这么激烈,市场还是足够大。难道安卓机真的做不到苹果那么好吗?已经有标杆在那里,这么大的空间,还不够发挥?”他说。

由于安卓系统的开放性,安卓手机使用一段时间以后,操作容易出现卡顿现象。

一加2发布会上,代言人韩寒对于安卓手机用久了,是否一样“牛畅”(刘作虎是湖北汉川人,说“流畅”这样的词,有时候不那么标准)存有疑惑。

刘作虎问他,用过一段时间一加手机,感觉如何?

韩寒说,跟刚用的时候一样。

当然,你可以说韩寒是代言人,他的话不足为据,但刘作虎自言每天在关注这些细节。

“产品同质化以后,就是拼细节,不流畅就改到流畅,这是可以做到的。”他拿起手边的手机,滑动演示。

那是一台黑杏背壳的手机(一加手机的背壳有5种款式可选,分别是黑杏、凯夫拉、砂岩黑、酸枝、竹质)。

一般来说,进入电话通讯录以后,手指上下拨动比较顺滑,点进去具体的联系人页,由于滑动角度不同,反应可能会有所迟滞。

“第一款样机出来,我说这太卡了。工程师回答,安卓原生系统就是这样。我说不管原生系统怎样,必须做到很流畅。这是慢工,得一点点改进。”他说。

刘作虎最认同的还是产品经理的身份。在步步高,他从技术工程师做起,后来到了新品牌OPPO,又从产品开发部长做到副总裁。

在OPPO期间,他主导了蓝光DVD的开发。

这一度是海外市场上,来自中国的最具知名度的消费电子产品,售价超过所有国外竞争对手的产品。

打造蓝光DVD的经历,使他相信,凭借好的硬件产品,做成一个“全球用户尊敬的品牌”是有可能的。

“OPPO的广告片,很唯美很漂亮,那是因为从选导演、演员、摄影师,到每一帧画面都要把关。把做广告当成做产品,出来的东西就不会差。还有,很多人以为OPPO就是打广告起来的,其实不是。广告只是一部分,产品才是核心。很多细节你是看不到的,当初做OPPO手机,品质要求比诺基亚还要高,诺基亚的跌落测试高度是1.8米,OPPO的跌落测试高度是2米。”他说。

产品经理做久了,对功能设计有天然的敏感

2007年,刘作虎第一次看到iPhone的静音键设计,就对乔布斯深感佩服:“苹果把能去掉的按键都去掉了,却留了一个静音键,他对用户心理的把握真的很准。我是做产品的,苹果做这么一个动作,我一看就知道背后的深意,这个静音键用着太爽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苹果的设计就已经完美无缺了。

一加2的左侧,有一个可以上下拨动的实体键,分为三档:静音、勿扰、正常。其中的勿扰模式,是刘作虎逢人便说的一处设计。

静音模式是为了不打扰别人,勿扰模式是为了不打扰自己。

用户可以对联系人预先分类,手机拨到勿扰档以后,只有愿意接听的电话才能拨入。而陌生号码,必须拨打三次以上,电话才会响起。

为什么是三次?

通常骚扰电话打两次不通就挂掉了,真正紧急的陌生来电,拨打三次也能接到。

一加1的操作系统是和第三方机构CyanogenMod合作的,到了一加2,有了自己的操作系统,国内版本名为“氢OS”,海外版本名为“氧OS”。

刘作虎也在软件层面进行了大胆改动。

取消了底部的DOCK栏,因为他认为第一屏已经足够放置常用应用;在首屏上方留出三分之一面积的窗口,用户可以更换壁纸;接听或拒接电话,由常见的左右滑动,改为上下滑动,向上滑动拒接电话,有往外推的意味,向下滑动接听电话,有敞开接纳的意思。

一加2目前有两个版本,16G售价1999元,64G售价2399元。刘作虎不打算推出千元以下的手机。

他发现用户对千元机的关注度正在持续下降,现在任何一个手机厂商发布一款千元机,人们好像都不太感兴趣了。

“用户兴趣点转移很快,可能你跟风会火一阵,后面怎样就不知道了。我们一开始可能比较慢,前面几年,大家不一定关注到,但五六年以后,如果还活着,相对来说就成功了。”

他也不喜欢“生态”和“风口”这样的词

“前几年大家提互联网思维,现在还有人提吗?哪有什么互联网思维?我不推荐大家读《从0到1》,我推荐大家读《创业维艰》。《从0到1》,我读了三分之一就读不下去了,全是让人抓住蓝海和机会。哪有这么好的世界,当你想到一个idea,至少1000人想到了,真正去干的可能不到100个,坚持下去的不到10个,成功的只有1个。”

这一点,他倒是和经济学家许小年的认识一致,后者从来认为互联网只是工具,不存在所谓思维。

刚创业时,很多人说他是传统行业出来的,搞得他也有点焦虑,想是不是要接近一下互联网圈子,后来发现意义不大。

这大半年来,除了参加产品发布会或门店开业仪式,他大部分时间呆在深圳。

“如果苹果的产品不好,你还会喜欢苹果吗?还会喜欢乔布斯吗?产品永远是核心。”

这是一个相信并且遵从内心的人,但很多事情似乎又看得比较淡,以至于年少时,有朋友说他是一个玩世不恭的人。

1975年出生的刘作虎,家境一般,父亲是农民,母亲是下放到村里的知青,上面有两个姐姐。

初中到高中,高中到大学,他都不太自信,去了以后,发现也很快适应了。

初中住校,一个星期回家一次,他每天拿瓷缸子蒸饭,就着咸菜就是一顿,倒也不觉得苦。

和许多70后一样,他也喜欢看《射雕英雄传》,对《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这样的电影感同身受。

2015年6月,他回到母校浙江大学演讲,回忆起初入步步高时的情景:

“当时老板跟我说,要不你去做采购吧,我说我没兴趣。那个时候我刚刚毕业一年多,很多人后来说你好傻,采购这么好的位置你为什么不去。我就感觉没兴趣,我就喜欢做技术,我说我技术上没有学够,就这么简单,所以一直做了十几年的技术,但是我做得很开心,这个是最重要的。”

他得出的结论是,真正要把一个东西做到极致,最根本的还是要热爱。

杨幂裸图大全

美女被操图片诱惑

美女发情大全

高圆圆性感大全

相关阅读